• 文章分享

    【覺醒動感靜心的來龍去脈】


     
    我從1998年開始接觸奧修書以及奧修設計的動態式靜心。在2009年覺醒以前,我看了超過70本奧修書,而且持續做奧修活躍的靜心技巧。在香港,我想除了我之外,大概沒有人曾經跟隨過7個靜心導師練習動態的靜心吧!98年未接觸奧修的東西前,我看了一些心理學、哲學、佛學、禪宗的書,自學各種禪修的靜態式靜心方法。至今大約看了200本身心靈書籍(也包括新時代和禪修的書),在開悟之前,我也參加過一些禪修營。
     
    2006年至2008年期間,香港某間身心靈中心的老師主動邀請我帶領動態的靜心,於08年曾獲一間推廣智慧的公司邀請我作公開演講。我吸收了各個老師不同的引導方式,汲取可行的方法,捨棄無效的東西,再改良為自己獨特的一套靜心教學方法。成道之後,我參考了奧修、無極、古儒吉、艾克哈特‧托勒和阿迪亞香提等開悟導師帶領靜心的方式,令自己帶靜心的技巧、品質更上一層樓。
     
    我具有豐富的靜心經驗,在教導靜心與覺醒指導方面資歷深厚。比較理性的人通常都會質疑我所採用的靜心教學方式,因為他們普遍以為做靜心就是要靜下來,即是不可有言語或聲音。而我跟上面提及的成道大師帶靜心的方法卻是說很多話,也就是所謂的引導式靜心。我的女友也曾懷疑過我使用的手段是否真的有用。
     
     當我在身心靈中心帶靜心時,我發現了一種創造虛假中心(這個中心指自性本體/真實本性/生命源頭/萬物本質)的方法。奧修經常強調要歸於中心,由於覺醒前我找不到那個中心在哪裡,所以我發展出一個替代性的方法,那就是感覺平靜在丹田的位置,然後從這份平靜感出發,說出一些來自本體的洞見,源頭的智慧會以直覺和靈感的方式進入這個中心(不是指進入丹田,而是意謂進入平靜的空間),08年期間,我就是運用這種秘訣來帶靜心以及自發性演講。其實早在我成為靜心老師以前,我就已經發現了可以在靜心後從無念的寧靜中獲取靈感,基本上09年前的寫作,除了靈性知識和個人靈性經驗累積的智慧外,其餘的文章內容訊息都是用這種方式來完成的。
     
    由於當年公開演說的內容有被拍攝錄影成光碟,後來我更將影片上傳Youtube免費與大眾分享,悟道後我重溫內容,發覺那時候我真的有連結上本體,汲取了自性的了解,所以符合真理的部分還真不少。換言之,我說出了高於自身當時境界的洞見。這種現象在各個領域很常見,古今中外,都出現過一些音樂家、畫家、詩人、科學家、建築師創作了一些驚為天人的偉大傑作,我們可以說,這些人在創作的短暫時間是處於開悟狀態的,因此他們的作品才帶有覺醒的芬芳。莫札特、梵谷、紀伯倫等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當我在平靜的空間和寧靜的無念狀態獲取靈感自發性說話時,有些人會批判我的說話方式不夠流暢、太多停頓的空檔,殊不知這些空隙、空白甚至比話語及思想更為重要而根本。通常未覺醒的求道者傾向追求相對的寧靜,希望靜心的時候可以隔絕周圍的聲音,也渴望能夠停止思想,製造內在的寧靜,然後預期可以在創造出來的無念狀態中保持定靜、靜止。傳統的靜坐靜心是一種控制思想,企圖制止念頭、拒絕情緒、反對身體移動、排斥內在和外在聲音的努力,而這種努力終究會以失敗告終。不是你無法成功製造無思想的空隙,其實你是可以努力停止內在對話的,也可以維持無念狀態長達20分鐘以上。這也是我在覺醒前的切身經驗。然而,在日常生活中,你是不可能用這種方式來運作的。問題是傳統修行的靜心方法只會造成靈性和生活分隔的巨大鴻溝。當靜心和生活分開,二元對立反而被強化了,這也是傳統打坐方法很容易助長靜心者建立強大自我的靈性優越感的毛病(禪病)。
     
    相對於傳統靜心方法,新不二採用的卻是通過如其所是的靜心方法,容許並接受內在和外在發生的一切,容納萬事萬物,不排除任何聲音,平等接納所有意識的內容物及外在形相的客體對象,從而溫和地進入本體的自然狀態(靈性覺醒和開悟的狀態)。因為控制會強化自我感的幻象。繼而,藉由引導式靜心,讓靜心者逐漸深入本體,再進行靜心式的自我探問,找出你真正是誰的真相。那是一個創造覺醒瞬間閃現的了悟機會。所謂漸修頓悟,修行一定是逐漸進行的(時間性),而領悟(無論是覺醒或開悟)一定是在瞬間完成的(無時間性),本質上就是如此。
     
    一個人可以持續靜心50年卻不覺醒,問題不在於你的靜心深淺程度,即使你有過所有意識層次的體驗,就算你七輪全開,儘管你能量高強氣場厚實,缺乏關鍵性的了解、認知,沒有認出,你依然會與「開悟」擦身而過。成道的重點不是你已經靜心多少年,不是你能夠看見多少種顏色的光,不是你的能量場有多強勁,不是你有多少次「三摩地」的經驗,亦不是你可以保持靜止及無念狀態多少天,徹悟的鑰匙反而是一種白簡單直接的認出,那個是的,那真實的,那永恆的,就是,真正的你就是那個,而那個永遠在這裡,當下即是。
     
    真正的靜心是容許、接受、觀照和覺知當下如其所是,不控制、不操弄,是生命存在的自然狀態,意識的自然狀態就是開悟狀態,是一種非狀態的存在根基,坐禪就是坐在源頭中,靜看世界,回到根部,返本歸源。覺醒的人發現了絕對的寧靜,縱使外在充滿各種聲音(包括有人在談話),腦袋裡也有聲音(念頭/思想),在所有聲音背後依然有一個寧靜的中心一直存在,那份寂靜就是本體的狀態、覺知的內在空間。
     
    當你感知到這個寧靜的背景,而且在清醒的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與這份寂靜連結,外在聲音及腦袋的聲音就不再在噪音,不會打擾你靜心,於是,你終於可以無時無刻享受靜心的喜悅、自由、平靜和愛。唯有這樣,靜心修行才不會跟生活分離,真正的靜心就是真正的生命,而真實的生命就在當下,在此時此地。行、住、坐、臥皆是禪。
     
    如果你抱持一種觀念,認為靜心就是進入一種聽不到任何聲音的意識狀態,甚至暫時失去身體的五種感官知覺,掉入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意識不到的空間,只有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存在絕對空無,那的確是一種最深的禪定狀態,非存在的終極實相,問題是,單純處於這個未顯化狀態的層次,你要如何生活?就連存活都變成一個大問題了。試問你可以維持在這種空無之中多久?一旦離開了,返回正常的生活當中,你又變回原本的那個痛苦的人,你的人生故事又回來了,不是嗎?你能拿這些深度靜心狀態來做什麼?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我們不可忽視生命實際層面的問題不顧,除非你避世隱居,出家為僧啦!這些靜心狀態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永遠是人的心態。正確的心態是覺醒開悟的關鍵,其他的問題都是次要的。你明白嗎?
     
    我決定日後帶領靜心使用二種方式,也就是分開兩個「個人靈性持續成長班」:一個是奧修動感靜心,另一個則是覺醒動感靜心。
     
    顧名思義,奧修動感靜心就是以奧修設計的活躍式靜心為基礎,我會盡量減少言語上的引導,改為保持強烈臨在狀態,再加上貼身地傳遞能量、淨化七個脈輪及空間氣場調頻。而覺醒動感靜心卻是以奧修動態式靜心為基礎,加入引導式靜心(由淺入深/從外到內)、靜心式自我探問(我是誰/我是什麼)、自發性演說(即興演講)、沙特桑(與真理同在/與大師同在/親近開悟者)等覺醒的元素,務求令參加者親身體驗如其所是的靜心方式(不控制、不操弄),由動入靜,自聲音進入寧靜,有效釋放平日在工作、關係和生活上累積的壓力與疲勞,抒發被壓抑的思想及情緒,令身心靈和精神感到神清氣爽,猶如進行了能量上的沐浴和充電。
     
    如此一來,或許可以解決處於不同階段、各種類型的靜心者的實際需要了。傳統的靜心方法比較傾向用意志力去阻止思想出現,企圖延長無念的時間,不去理會任何想法的內容,也不理解頭腦故事與情緒背後的信念。我要強調的是,你的舊創傷、痛苦的心理記憶、童年所受的制約程式、固有的思想模式、習性行為模式、情緒反應,這些傳統上稱為業力模式的東西,並不會因為你已經成道而完全瓦解。開悟只是整合過程的起點而已。如果你不了解自我和頭腦的運作方式,不懂如何有效使用心智,自我結構會再度形成(結晶化),靈性分裂狀態會再次出現,你會發現或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又掉入認同之中,強烈地相信某個想法為真,這是由於情緒背後的信念沒有被如實看清,痛苦信念結構、故事結構、自我結構沒有被意識到,無意識的部分還沒有進入覺知之光,尚未浮現、釋放、被看破、解除、消融。
     
    新不二的靜心式自我探詢,提供了一條自我了解、自我覺察的途徑,有效在靜心和生活中辨識自我和心智的運作方式(不是指頭腦分辨,而是用本體的動態覺知在相對層面上進行直接的辨認)。在表面上,有所謂的個人性本體,那就是覺知經由個體性顯化出來的動態分辨能力及了解性。在深處,不變的覺知以絕對靜止不動的方式保持在未顯化狀態,而在個別性層面的覺知卻可以一直成長,永無止境。這兩者都是你,而你就在生活本身與生命形式兩者之間穿梭轉換,體驗有限和無限兩種滋味。當你能夠了解和辨認自我和頭腦的運作方式,自我結構會大大減弱,可以大幅瓦解信念故事結構及業力制約模式(習氣)。已經消融的自我比較難以再度形成鞏固的強橫結構,因為覺知之光的強度足以照亮陰影。

    ~ 全篇完 ~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密碼
     
    to Top/返回頂部